• 学园简介
  • 招生招聘
  • 董事简介 董事简介
男子杀辱妻者被判无期妻子伸冤怪我当初太软
文章来源:郝明哲 发布时间:2017-12-26 20:41 已被浏览

视频加载中,请稍候... 自动播放 play 男子杀辱妻者被判无期 妻子伸冤:怪我当初太软弱 向前 向后

    原标题:男子杀“辱妻者”被判无期 妻子替夫伸冤:怪我当初太软弱

11月14日,时隔近3年,郑秀(化名)终于又见到了自己的丈夫,“他看起来没什么变化”,但不同的是,毕志新的后半生恐怕要在高墙里度过了。两个尚且年幼的女儿拿着电话边哭边喊爸爸,毕志新几乎不说一句话,眼泪簌簌得往下掉。

2014年7月份,河北省涞源县的一个小山村,同村的冀鹏先后三次与毕志新妻子郑秀发生性关系。郑秀称,冀鹏强奸了她,但冀鹏一直辩称,是二人自愿发生关系。

通过调解、报警等多种途径,此事仍未能解决。2015年2月5日晚,喝完酒的毕志新带着菜刀、镰刀去找冀鹏理论,并发生打斗,最终导致冀鹏失血性休克死亡。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因无证据印证强奸, 毕某义愤杀人的辩护不成立,终审判决毕志新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赔偿冀鹏家属16万余元。

“都怪我”,郑秀对此判决既觉得冤枉又不服,已经决定进行申诉。在她看来,毕志新是一个好丈夫,如果不是冀鹏强奸在先,根本不会导致最后杀人的结局。

郑秀讲述案发经过 图/北京时间

毕志新的代理律师刘昌松认为,强奸是毕志新杀人的起因,应该被认定下来。在案件的办理过程中,公安机关亦存在重大失职。毕志新是义愤杀人,应当被判处3-10年刑罚。

孩子一说话他就哭得厉害

时间新闻:这次见面是出事以来的第一次见面吗?

郑秀:对,第一次见面。从出事那天,2015年2月5号到前段时间才见了一次,到2018年2月5号,是整三年了,没有见过一次。我带着孩子,两个孩子都见了他。从他进去以后,我们断绝了联系。

时间新闻:为什么那么长时间不见?

郑秀:我送东西、送钱都是送到门卫那,想过要进去看看他,但问了门卫,说不让。

时间新闻:见面之后是什么样的场景?

郑秀:一见面就是哭,除了哭都不知道说什么。毕志新没什么变化,大孩子看到他可能有印象,就一直喊他爸爸,一直哭,哭不停。小的可能还小,那时候她才两岁,她都不记得,小的就没怎么哭。当时因为看到她姐在叫爸,我就让她叫爸,小的也就喊爸,大的一直到出来,都流着泪,毕志新也掉泪,就说让把孩子照顾好,孩子说话他就哭的厉害,眼泪就啪啦啪啦往下掉。他这么多年没哭过,就连给他妈上坟的时候,他都没哭过。

时间新闻:老大出来之后说什么了吗?

郑秀:什么也没说,我们老大挺内向的,不怎么爱说,有什么事她都藏在心里面,但是我明白,她可能心里面想她爸,想他怎么会跑到监狱里面,所以说出来以后,我就告诉她,你什么都不要想,就好好念书。

毕志新大女儿的奖状贴在家里的墙上 图/北京时间

时间新闻:孩子对于这件事有记忆吗?

郑秀:老大那时候还小,才六岁,我想她记不清楚,但是她知道公安局把她爸爸带了去。她曾经问过我,妈妈,我爸爸是不是被公安局带走了。我说没有,你爸去很远的地方挣钱,等你长大就会回来。我没有实话告诉她,她爸刚进去的那段时间,她老是问,但她一问我我就哭,所以孩子慢慢就明白了。

时间新闻:现在家里是你一个人照顾?

郑秀:因为我们那工资少,我就出来打工。现在一个月最多也就两千块钱,老大每个月光生活费就是四百,老二是三百九。我老公也是我照顾,每个季节给他买衣服,冬天给他买棉衣。前段时间见他,他说不用买,可能他也会理解我一个人在家挣钱不容易。

时间新闻:以前家里都是丈夫赚钱?

郑秀:对,以前都是他。就像在我老家说,他就像那个顶梁柱,现在这顶梁柱没有了,倒下了,觉得天快要塌下来的感觉。

拘留了七天又放出来了

时间新闻:你一直强调,从2014年开始,冀鹏对你进行了强奸?

郑秀:是,我们本来是一个村的, 从村里出来都是打车出来。那天我们村里的庙要开光,叫他去买菜,我老公就说你坐他的车去吧,到县城里买上药再坐车去你妈那。冀鹏说他要送我去我妈那,我给我妈买了药就去了,后来他说请你吃饭,我说不吃,我还要着急回家上班。他说带你去个地方,我说我不去。他就开着车带我往那个路上拐,我就拦,扭他方向盘,不让我扭,就把我带到那个坡上(案发地),我从来没去过那个地。(哭)

从那下车以后,他就拉着我走,我不下车他就威胁我,他说你要是不听我的,你小心我让你见不着你家的孩子。我吓得就抖,身上发哆嗦,后来,我的裤头也撕坏了,他的项链也撕断了。他用孩子威胁我,说你敢报警,我就让你见不着你孩子。

时间新闻:因为这句话,你就没报警?

郑秀:我害怕,因为那时候我孩子在县城上学,上幼儿园,他又经常去县里。

时间新闻:先后三次性发生了关系?

郑秀:第二次也是因为他威胁我才见了面,又发生了第二次。他打电话就说要见我,要是我见他,就让我看不见我家的孩子,说你想想后果吧。所以那时候我害怕,我就又见了第二次,第三次也是一样这种结果见的面。

时间新闻:他会经常给你发短信、打电话?

郑秀:有时候我给他打,我就求他放过我,他说你求我没有用。(哭了很长时间)

时间新闻:媒体报道说,你们短信中有暧昧内容?

郑秀:没有,具体发了什么我忘记了,反正我没有发过暧昧短信给他。我只记得打电话求他放过我,我没有要求过他什么,要求他有暧昧这些话,没有,我保证没有。

时间新闻:冀鹏为什么选择了你?

郑秀:当时我也问过他,我说你为什么选择我,他说这是我老婆怀孕期间,说我早就盯着你,他为什么这么做我不知道。我记得出了事以后有人说过冀鹏就是那种人,那种挺乱搞的人。

时间新闻:你丈夫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件事情?

郑秀:日子我记不清,我只记得告诉他那天是报警的前一两天。他老威胁我,他还老给我打电话,有时候黑夜(晚上)给我打电话。第二天我就跟我老公说了,我老公当时很生气,给他打了个电话。就说,你和我媳妇的事,我知道了,你这事想咋解决。冀鹏说你想要啥,想要多少钱我给你。我老公说要五万,他没给。我们还找大队书记调解,书记说这叫啥事啊,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我老公就很生气,说我老婆都被他这样了,这还不叫大事啊?

时间新闻:村支书接受采访时说,见到你脸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,说毕志新打了你,你才改口说强奸?

郑秀:没有,结婚十来年,我们没有打过一次架,没有吵过架。

时间新闻:后来你们报警了?

郑秀:冀鹏说给五万也没给,也挺生气,我就说不行报警吧,然后就去报警了。其实刚开始想到了报警,就是觉得名声不好听。后来实在是生气,他说给钱也不给,大队书记也知道了。我说就是耍了咱们。报警公安局也立案了,拘留他七天又放出他来了。

说是监视居住,基本上哪都自由,开车出去都自由,不出我们县城就行。但我一看见他出来我就害怕,就担心,怕对孩子怎么样。从报警之后,我大女儿就辍学就回家了,哪儿也不去,去小卖铺买东西都是家人跟着,以前都是她自个儿去。

时间新闻:寻求过帮助么?

郑秀:我们那时候老是往公安局跑,公安局说证据不足,要不然就说已经交给检察院,我们就往检察院跑,检察院就说公安局没往上送。我们就这样来回跑,跑了好长时间都没有答案。然后后来我俩就去了保定、再后来就去了石家庄、北京。后来判决书上说,公安局的纸上(《起诉意见书》2014年12月22日)写着,说是认定强奸罪,为什么当时公安局就没说,如果我们知道,我和我老公就不会走到这种程度。(注:)

涞源县公安局针对冀鹏强奸一事的起诉意见书 图/北京时间

时间新闻:事发前,毕志新喝多了吗?

郑秀:他跟朋友在一块喝了酒,回来又喝了两瓶啤酒。他喝多了之后爱说话,那天晚上他看着挺生气的,就说哎呀真憋气的慌,看着挺憋气的那种感觉,和平时喝酒不一样,感觉他心里压力忒大。

时间新闻:然后他就去找冀鹏了?

郑秀:反正我记得他拿上东西,就穿衣服出去,我就追出去了。拿了菜刀还有镰刀(两把)。

时间新闻:你当时觉得要出事了?

郑秀:所以说我就追着他,跟他抢镰刀,抢出一把来,还有一把他拿着,当时脑子里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挺乱的,又害怕,也不知道要怎么办。

时间新闻:毕志新直接去了冀鹏家?

郑秀:去了冀鹏家门口,没有进家。如果家里都回家了,就会关上大门。我老公就说,他肯定还没回来,就在门口等。等到他回去的时候,我老公问他,冀鹏这事咋解决,他(冀鹏)说了句什么我也没听清,然后他就扔过石头来砸到我老公头上。

当时血就流下来了。然后冀鹏扭身就要跑,我老公就在后面追,我就在后面拦着他,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,挺混乱的场面。反正我在旁边拉架,到现在我都想象不出来,我是咋拉的,拉的是谁,我都不清楚了。当时觉得好害怕,不知道该干什么。

时间新闻:后来冀鹏就倒在那了?

郑秀:那时候我只知道,我老公把他打伤了,不知道是哪种程度,不知道会是那样(死亡)。

冀鹏家人已经搬离村庄 图/北京时间

时间新闻:你报了警?

郑秀:离开冀鹏倒在那有一小结(一小会),我老公就说报警吧,他可能也害怕,掏手机的时候手就在打哆嗦,手机就掉了。掉了我就捡起来,捡起来我也害怕,我也哆嗦,我就把电池安上,报了警。当时我就害怕,就说,杀人了,快来。他们问哪,我就说是哪,说话我都说不清,当时很害怕,我都不知道咋说出来的。公安局就说回家等着吧,我俩就回家了。

时间新闻:毕志新为什么会拿着刀找冀鹏?

郑秀:我也不知道,他当时找他的时候,我就觉得是防身。因为冀鹏是练过兵的,当过兵的。冀鹏比我老公矬(矮)一点,但是比我老公胖,看着比我老公有力气。

时间新闻:村里也有人觉得这不是强奸,而是你们自愿的行为?

郑秀:从出事以后我就不在村里了,包括现在我偶尔回家,我把孩子接上去我爸家,给孩子拿拿衣服,像收秋之类的,回去帮帮忙,收收秋,我就又走了,我也不在家里面,不在村里面跟任何人交往。

时间新闻:毕志新相信你是被强奸吗?

郑秀:是,因为我们俩毕竟是夫妻,他说什么我也会信他,我说什么他也信,这么多年彼此都信任的过。其实,对于哪个男人,别说是男人,就说是女人来说,他老公在外面有,她心里也不会痛快,何况是这样,男的更难过,毕志新是一个老古板的人,挺封建的。不是说跟人们爱开玩笑,什么话都说的那种,他都说不出来那种话,就像老年人似的。

只要身体行会一直走下去

时间新闻:这个事情给双方的家人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?

郑秀:毕志新就一个爸,我也是一个爸,我妈也没在了。我妈在我去北京上访的时候过世的,我妈瘫痪了十年,我没有照顾过她,上访的时候打电话告诉我们,我妈死了。我们就回来了,如果说不是因为这个事,最起码我妈过世的时候,我会在身边,不至于这么远,我回来我妈身体都硬了,这在我心里很难过(哭)。

时间新闻:你现在抗拒回这个家?

郑秀:也可以这么说吧,因为我回到那个家以后就想到我老公,看到哪我都觉得有他一个影儿,我不愿回那个家也是因为我回去就觉得我老公在,可是再一细看就没有他,我心里就更难受。

毕志新老父亲一个人守着家,他还、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能再见到儿子 图/北京时间

时间新闻:在你心中,毕志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郑秀:在我心中他就是一个好老公、好爸爸,他没有跟我吵过一次架,没打过架。让我最有记忆的就是,在我生病的时候,他在床边守着我一宿,手握着药瓶,那时候输液,输液瓶是凉的,输到胳膊里是凉的,我只记得他一直握着那个瓶子。我醒了第一眼看见毕志新就是坐在床边,给我握着药瓶,握着那个管,握着我的手。我问他在那呆了一宿啊?他就说呆了一宿陪着我。

时间新闻:这三年你是怎么过来的?

郑秀:从毕志新进去以后,就请了律师,去石家庄跑什么的,我都去过。我去石家庄法院了,去过两次,就想让他们看这些判决,我不服。就感觉好难,感觉什么时候没他,家都不像个家,不管是在家里面还是在外面,就感觉心里好空,就感觉好不安全。

时间新闻:现在你再想这些,会怨恨吗?

郑秀:我就恨冀鹏,恨我当初太弱,如果说第一时间要跟老公说,也许就不会这种,我不恨冀鹏家人,他老婆和她妈,我不恨他们,因为和他们没有关系。他们家也不好过,我们家也不好过,谁家都不好过。

时间新闻:终审判了无期,你觉得过重?

郑秀:是,我觉得出这件事的时候,是因为事出有因。为什么把起因都去掉了呢,都没有。就像律师说的,他是愤怒(义愤)杀人,不可能是故意杀人,它(判决)上面写的是故意杀人,如果是故意杀人,他就不会等那么长时间,跑了这么长时间才会杀他,不可能。它(判决)说那故意杀人,我始终都不能认同。

时间新闻:终审判决并没有认定冀鹏强奸,怎么看?

郑秀:冤枉,我觉得冤枉。因为公安局已经认定冀鹏强奸,已经认可了,为什么法院没有那个(认定)。

时间新闻:接下来准备怎么办?

郑秀:其实刚开始我认为申诉和上诉是一个道理,后来我才知道是两回事。申诉律师不可以介入,我以为律师都可以介入,但是我都不怕。我只想着说走一步算一步。

时间新闻:如果申诉结果不好,你还会一直走下去吗?

郑秀:只要我身体还行的话,会一直为了毕志新这个案子申诉下去。

时间新闻记者 隋雯雯